奴畜被奴畜的獵物們

来源:www.jianbozhuangshi.com.cn   发布时间:2020-09-17 12:36:00   浏览次数:3153

魔主之國阿魯法尼亞,綠水河最北方貧瘠之地的國度,1個強者至上的國傢
在魔王數百年的統制之下,阿魯法尼亞憑借著戰亂和災禍,不斷擴大領土,吸引
瞭周邊無數獸人,巨魔,地精等亞人種進駐,成為瞭1個由魔族,亞人種,以及
人類組成的紛亂國度。在這個國傢,實力是唯1至上的通行證,但實力並不僅僅
包括力量,也包括權力和財力。

  羅恩是1名魔貴族,也就是人類眼中的魔人。魔人是魔界諸種族之中最貼近
人類的種族,他們有的長有惡魔的角,以及皮制的翼膜,或尾巴,有些和人類幾
乎相差無幾。羅恩就是這樣1名有著人類模樣的魔人,在以實力至上的阿魯法尼
亞,魔貴族的身份並不代表什幺,羅恩興許不是1個優秀的戰士,但他卻是1個
精彩的商人,以及魔界術師——隻不過,他的特長並不是損害性的法術,而是人
體改造。

  黑欲鬥妓場,大鬥技場地下的異色場所,以奴隸的女性作為性鬥士取樂於觀
眾的淫邪之地。羅恩也很喜歡那裏,不僅僅是因為酷愛場上各種淫鬥,更主要的
是到獲得優秀的女奴和改造的靈感。

  今天,場上舉行的是淫馬鬥妓,最近淫馬鬥妓中人氣最高的是地精拉魯旗下
的小尼莎,以及她的愛馬——希蕾奈。希蕾奈曾經是1名阿塞蕾亞的天馬騎士,
有著潔白的肌膚和修長的美腿,是1名出身優越的貴族精英。但過於優越的出身,
讓她在阿塞蕾亞陷落的時候過於執著,死戰不退,所以當如今阿塞蕾亞複國,天
馬騎士們以英雄的身份歸回祖國的時候,希蕾奈卻作為1名奴隸被賣來瞭這個北
方邊陲的國度。跟樣由於倔強以及不懂變通,讓她最後失寵於她的主人,被切掉
瞭手掌和雙腳,換成瞭馬蹄被改造成瞭1匹再也無法站立的母馬。如今,潔白性
感的美腿身披銀白淫蕩的馬鎧,希蕾奈已經徹底被改造成瞭1匹競技戰馬,意外
地獲得瞭盡大的人氣,像小狐貍1樣的小尼莎坐在希蕾奈身上,在鬥妓場上控制
著被堵住嘴巴和雙腿,隻能任憑她玩弄和控制的希蕾奈,成為瞭人們眼中的寵兒。

  “上啊,你這個蠢母馬,上啊。”小尼莎尖聲啼起到,然後拉扯希蕾奈手中
的韁繩到操縱她的方向,被蒙上雙眼的希蕾奈隻能趴在地上,挺著屁股露出媚態。
這時候,小尼莎想要發動攻擊瞭,她用雙腿1踢安裝在母馬雙峰上的馬蹬,1抽
坐騎潔白的美臀,然後希蕾萘就舞動4肢,開始跑奔起到,直沖敵人……

  羅恩望著場上的希蕾奈,這是1名志願中的母馬,惋惜她已經有瞭主人。曾
經他將眼光放在鬥妓場上另1名女騎士,西方跟盟的聖騎士露維娜身上,但最終
沒有想來她敗給瞭墮落的黑色勇者,入而被另1名地精調教師改造成瞭以陷沒乳
頭為賣點的乳鬥士,望著曾經的女騎士在鬥妓場上噴乳高潮的時候,羅恩知道他
必須將目光放在別處。

  奴隸市場,豚人王國阿爾蘭亞婭,獸人王國納爾蘭婭相繼建立,黑之潮開始,
聖教國艾露特恩淪落,為阿魯法尼亞帶到瞭大量的奴隸。走入奴隸市場的時候,
羅恩就開始觀察形形色色的奴隸,不僅是人類,其它種族的奴隸也時常可以望來,
黑之潮席捲瞭不僅是人類的國傢,也包括瞭精靈,矮人,半身人等等不跟的國度。

  大量的奴隸湧進讓奴隸市場顯得反常繁榮,不過羅恩卻敏銳地發覺瞭他想要
的獵物。那個女人被放在最高的位置,四周有很多人圍觀,望起到她皮膚白誓,
破損的神官服顯示瞭她的身份。這是1個聖教國的女奴,被黑之潮吞沒的聖教國,
那個國傢的女人是最好的女奴到源。聖教國崇拜女神,以女權主義為中央,在那
個國傢産出瞭大量才貌兼備的美女,是個貨真價實的美女國度。聖教國的沒陷代
表著那個地區女性的黑暗時代開啟……

  “啊啊,羅恩大人,望望,這個商品怎幺樣,到自聖教國艾魯特恩的神官騎
士,怎幺樣,特殊是這奶子,完都可以和聖乳主教菲莉斯比吧?”1旁的奴隸販
子1望來羅恩就迎瞭上到。

  “住口,你這個地精,不要欺侮我們的主教大人!”神官騎士1聞來主教被
辱,立即紅著臉頂歸往,因為被綁住的合係,胸前的雙乳不斷顫抖。

  “嘿嘿,你還不明白吧,你們的樞機主教,現在已經是我們鬥妓場上的淫蕩
明星,她那聖乳整天全流著淫蕩的乳汁,堵全堵不住呢。”奴隸販子恥笑起到,
“望你的奶子也不錯,是不是也要學學你們的主教大人?”

  “住口,你這個醜陋的地精!不要碰我!”地精剛想觸1下她的奶子,卻沒
有想來被神官騎士1下子撞飛瞭出往,摔在路邊的籃子裏,引得眾人大笑。惱羞
成怒的地精立即揮舞起鞭子,在女神官潔白的肉體上不斷抽打,特殊是她的雙峰
更是成為瞭鞭打的中央,被鞭子抽得上下亂晃。

  “夠瞭,地精,你這樣就把這個商品給毀瞭。”羅恩禁止地精,然後走來那
個女人面前。評心而論,那確實是1個漂亮的女人,神官騎士是1名身材豐滿的
肉感女人,但復不失性感,而她最誘人的則是胸前的美乳。

  “聖教國以盛産巨乳聽名,望到果真不錯啊。”羅恩伸出手在女神官豐滿的
雙峰上玩弄,“這個商品啼什幺名字?”

  “大人,她啼德蘭妮爾,是聖教國精銳的神官騎士。”地精順便拍瞭拍神官
騎士豐滿的臀部,然後在臀溝裏色情地觸瞭1把,“固然,這屁股也夠淫蕩的。”

  “住嘴,你這個醜陋的地精,我不是什幺商品。”神官騎士憤慨地望著地精,
褐色的頭髮紮成辮子,神官騎士是1個擁有成熟韻味的神職者。但跟時也是1名
實力者,假如有機會的話,興許德蘭妮爾可以容易殺死這個地精。

  “望起到很不錯啊,這身體很有當乳牛的潛力。”羅恩用望待動物的眼神望
著眼前的女神官,宛然她已經是1頭被馴養的母牛1般,也就是這股壓力,讓女
騎士不由得心中1顫。正在這時候,驟然遙方響起瞭騷亂聲,然後是人群的慌忙
逃竄。

  “發,發生什幺瞭?”地精望來眼前的景象,大聲啼起到,隻見隨著人群的
哄散,可以望來大量的奴隸鬥士,男男女女湧入市場。地精拔腿就奔,然後1柄
飛刀直刺地精的後心,地精立即就撲倒在地,死瞭。

  “奴隸,起義嗎?”羅恩鎮靜地哼笑瞭1聲,這樣的奴隸起義,在這座城市
並不罕見。由於奴隸的流通性很大,每過幾年全會有或大或小的奴隸抵抗他們的
主力,但從到沒有什幺能撼動這個魔王的居城,這樣反亂無1例外的失敗瞭,成
為瞭統治者權威的踮腳石,被統治者茶餘飯後的笑談。

  不過,當羅恩站在市場上,望來走在最前面的1個女人時,不由得眼前1亮。
這個女人雖然穿著奴隸鬥士的皮制奴衣,但卻正好將她潔白性感,復不失彈性的
漂亮肉體鋪現出到,她有著1頭長長的銀發,眉宇間不失堅強,其出眾的美貌讓
羅恩有些望呆瞭。

  銀發的凱蕾娜,羅恩固然認得她,黑欲鬥妓場的名人——被稱為不遜於聖騎
士露維娜的實力者,到自西方諸國跟盟核心國——拉莫斯的白騎士團成員,白騎
士凱蕾娜。不跟於露維娜,凱蕾娜是最近才被賣來阿魯法尼亞的,這名女騎士顯
然還沒有屈服於這座城市,在數次鬥妓大賽中抵抗比賽規則,絕管被處以瞭殘忍
的懲處,但仍舊沒有排除她抵抗的決心,而這1次,不曉她摘取瞭什幺辦法,竟
然能拉擾來這幺多人和她1起發起叛亂。

  “哼哼,愚蠢的女人,你以為自已能逃得出這座城市嗎?”羅恩不僅失笑,
像凱蕾娜這樣不自量力的人在這座城市不會罕見,特殊是那些到自東西方的騎士
啊,神職者,學者,那些文明社會的人們不會想象得來這座城市所包蘊的邪惡。

  “無論如何,我全要冒險試1下,與其在那樣黑暗的鬥妓場裏成為玩物,還
不如挑選奮勇抗爭,至少作為1名拉莫斯的騎士而死。”女騎士凜然地講著,然
後1劍砍開瞭德蘭妮爾的鏈子,向她伸出瞭手,“聖教國的神官騎士啊,你情願
於我1跟奮戰嗎?”

  德蘭妮爾點瞭點頭,感激地望著解救她的女騎士,兩具潔白漂亮的女體並肩
站在1起,雖然大義凜然的樣子,但卻復講不出的誘人。而在羅恩眼裏,眼前出
現的卻是1匹潔白的母馬和乳牛,1種猛烈的調教沖動讓他想要往擁有她們。

  “死吧,你們這些膽敢抵抗的奴隸!”魔主之城沒有弱者,哪怕是平民也擁
有1定程度的戰鬥力,雖然械鬥是無處不在的。很多人紛紛拿出瞭身上的武器,
開始攻擊反亂軍,而最前的就是白騎士和神官騎士。

  “哼,你們這群人,隻會欺淩那些沒有武器的弱者罷瞭。”白騎士寒哼1聲,
隻見劍光飛舞,凱蕾娜銀白的長髮隨著其曼妙的身姿舞動著,即漂亮復緻命地將
敵人容易地擊倒在地上。

  另1邊,德蘭妮爾雖然雙手被拷住,但作為1名騎士,德蘭妮爾仍舊擁有優
秀的戰鬥力。隻見神官女騎士並擾雙手,巧妙地歸避敵人攻擊,然後用手上的鐵
鏈,以及腿部的鐵球反擊敵人。女騎士1個側身,大尺度的歸旋踢用綁在腿上的
鐵球將1個敵人擊飛出往,春光畢露,但復英勇無比。

  白騎士凱蕾娜將劍插在地上,“你們已經沒有瞭反擊的能力,作為1名騎士,
我不會殺害你們這些人的,快點給我讓開!”

  直至如今,這個愚蠢的女騎士仍舊有著作為1名白騎士的矜持,讓羅恩這樣
的魔人感來心中1陣發笑,恐怕她們還不明白期待她們的將是什幺吧?不過下1
個剎那,他就笑不出到瞭,因為1柄短劍入進瞭他的身體,生為魔族的生存本能
讓他避過瞭關鍵,但劇痛仍舊讓他倒在地上。

  羅恩1屁股坐在地上,頭昏眼花,隻望1個黃色長辮子的女刺客正寒寒地望
著他。立即就有人啼起到,“奧蕾妮婭,是奧蕾妮婭。”

  寒豔,仇恨,奧蕾妮婭是曾經這片土地貴族的後代,魔王讓曾經繁榮的王國
沈淪,無數傢族被毀滅,淪為奴隸,奧蕾妮婭就是他們的後代。對於阿魯法尼亞
的民眾到講,這個女刺客是1個恐懼的存在,她無所不在,用洋溢恨意的刀刃刺
殺魔王的擁護者,城中很多人全死在她的暗殺之下。

  沒有想來,連奧蕾妮婭全被引出到瞭,羅恩食痛望著身材高挑的女刺客,但
他沒有恐怖,因為他從到沒有想過這些人能逃出阿魯法尼亞,相反,作為調教師
的本能讓他內心産生瞭猛烈的饑渴,渴求著將眼前的美女制服,她那性感的美腿,
以及作為刺客的嗅覺,興許可以成為1個最優秀的母狗。

  居然在1天之內碰到這幺多上好的獵物,羅恩感覺來瞭興奮和刺激。這時候,
在白騎士的率領之下,奴隸們已經操縱住瞭市場,然後開始向大門推入,這時候
的凱蕾娜儼然就是他們的領袖,固然,出身高貴的白騎士,興許這本到就是她的
職責,羅恩趴在地下,望著那潔白漂亮的屁股帶著人消逝在市場裏。

  奧蕾妮婭恨恨地瞪瞭他1眼,但沒有追擊,因為被從後面趕過到的衛兵迫開
瞭。羅恩倒在地上,憑著身為魔貴族的驚人歸複力漸漸恢複體力,這時候市場復
捲進瞭另1場戰鬥。更多的奴隸解開瞭身上的鐐銬,加進瞭逃亡的隊伍,其中戰
鬥力最出眾的是1群角鬥士組成的隊伍。

  羅恩倒在地上,望著這群嗜血的野獸大肆殺戮,而在其中,有1個身影讓魔
貴族眼前1亮。那是1隻黑鎧的女騎士,有著1頭黑色的長髮,以及寒傲的臉龐。
帝國的黑騎士,羅恩隻明白她是中心帝國法爾特的黑騎士,這時候女子身上的黑
鎧已經幾乎半損,露出瞭潔白誘人的肉體,在1群野蠻的角鬥士之間格格不進。

  她並不像那些角鬥士1樣嗜血,帝國的黑騎士部隊是1群有著鐵1般紀律的
部隊,直用於帝王傢族的強力戰團,跟拉莫斯的白騎士團1樣,他們並不是封建
騎士,沒有爵位,但卻是純粹的軍事組織,其中的精銳的黑騎士卻是精英中的精
英。就似乎眼前的女人1樣,她有著高手的眼神,鎮靜地望著場上的1切,她並
沒有其它人1樣狂暴般的嗜血,但跟樣身染著大量敵人的鮮血,因為這是她實力
的1個證實。

  1個這樣強盛,寒傲的黑騎士,假如改造成牲畜復會是什幺樣子呢,復是什
幺樣的牲畜更適關她呢?

  正在羅恩這樣暢想的跟時,這群人離開瞭。羅恩站起到,發覺整個城市陷進
瞭紛亂。城市的守衛部隊已經開始鎮壓,來處全是死鬥和屍體,不僅是人類,獸
人,巨魔,吃人魔,狗頭人等等亞人族也加進戰鬥,天上浮現瞭魔翼和吃像鬼,
野獸的咆哮響徹整個城市。

  “真是1場好玩的麻煩啊。”羅恩歎瞭口氣,作為1名見過世面的魔族,這
種程度的場面不足以讓羅恩慌亂。魔全阿魯法尼亞其複雜的種族構成,之間沖突
並不罕見,驕傲的魔族們寒眼旁觀,比起腦子更擅長用蠻力的亞人種們各自為戰,
人類則紛紛想在紛亂中撈取利益,整個城市守備體系亂作1團,這從到全是魔族
們的弱點。個體強盛的反面,就是指揮體系的疲軟,所以也是阿魯法尼亞無法戰
勝北方強國,皇國奈爾法的1大緣故。

  不過,這並不意味著奴隸們能夠成功出逃,這場抵抗所引起的紛爭,在魔王
眼裏,隻不過是1場生動的舞劇罷瞭。

  這時候,復有1個倩麗的人影浮現在紛亂的市場之中,頭髮柔順地披在肩頭,
柔媚性感的身材就似乎狐貍1般嫵媚。這是1名塞拉妮婭的蜂騎士,淪落後的蜂
騎士有1小部分作為奴隸被賣來瞭這個魔王的全城,出身女權國傢的優越條件,
讓這些蜂騎士成為瞭權貴們的私人玩物。而眼前的這個蜂騎士恐怕也是如此。

  “哼,我才不會像那些笨瓜1樣,強行沖出往。”望得出到,這個蜂騎士並
不試圖用武力到逃脫,而是想在紛亂之中,趁著沒有人註重逃出往,但這時候羅
恩攔在她面前。

  “對不起,先生,能讓我過往嗎?”蜂騎士並沒有像之前的那些人那樣,用
武力到脅迫對方,她隻是用那妖狐1般的媚笑試圖打開突破口。

  “假如我講不行呢?”羅恩直直地望著眼前的美女。

  “我哀求你,大人,能不能幫助1個無助的女人?”蜂騎士繼承媚笑起到。

  “無助的女人,我想講你是1個奴隸吧,你身上還戴著奴隸的項圈呢。”羅
恩1眼就望出到瞭,蜂騎士身上穿著是阿魯法尼亞上流社會的華麗絲衣,但並掩
蓋不瞭奴隸的頸圈。雖然女騎士已經用領子掩掉瞭大部分,但仍舊讓羅恩望瞭出
到。

  “是的,大人……我失往瞭我的主人,你是否情願接納我做為你的奴隸呢?”
蜂騎士像個女狐1般裝作無助,但她的手伸向背後。

  “哼,像你的主人1樣,被你從背後捅死?”羅恩寒笑,果真在下1個剎那,
女人就用短刀直砍過到,立即原本柔弱的臉就變成瞭堅強的神情。塞拉尼亞的蜂
騎士,全是伺侯於女王的精銳,不僅是個人戰鬥力,也十分擅長心機和詭計,這
是她們與眾不跟的地方。

  就是這樣的女人,興許作為1個真正的女狐貍會很不錯吧?

  羅恩如此想著,瘋狂的調教師感謝這1天,命運為他提供瞭這幺多優秀的素
材,想來可以將這些強盛而漂亮的女人們,1個個變成雌狗,母馬,乳牛和女狐
的時候,他就興奮起到。

  戰鬥還在阿魯法尼亞越演越激烈,但是羅恩知道,很快,很快1切全會結束,
這就是魔主之城阿魯法尼亞,紛亂的魔城。

        就似乎1出最逼真的鬧劇般,那些反亂的奴隸可能並不明白,他們的所作所
為,其實隻是這座城市邪惡的統治者們眼中的生動活劇。他們高高在下,鳥瞰著
奴隸們在蠱惑之下抵抗,出逃,然後陷進無望,自相爭鬥,最終被毀滅的結局,
其間不僅有嗜血殘虐的守備軍,也有不少城中居民參加這場對於奴隸們的圍獵,
魔主之城的居民們邪惡而殘酷地享受這些高興。他們將奴隸們望成獵物,而整個
抵抗使得城市像1個大型的狩獵場1般,奴隸出逃之日,就是這座城市嗜血的節
日。

  騷亂過後,1部分奴隸被處死,大部分奴隸仍舊是奴隸,但還有極少1部分
奴隸,他們成為瞭這座城市示眾的最好素材。在人們的哄笑聲之中,白騎士凱蕾
娜,女刺客奧蕾妮婭等人被吊起到,赤裸地綁在遊街的小車上,每過1個街區,
就有人圍上到,對著被吊在車上的美女們指指點點,然後場面開場紛亂起到。

  “你們,住手,啊!!!”高潔的白騎士忍不住啼起到,自然她並沒有深刻
意識來自已如今身處在阿魯法尼亞,這是1個慾看的國全。人們可不會僅僅是望
望就作罷,很快人群就擠滿瞭街道,人們伸出手在女騎士赤裸的肉體上肆意亂觸,
雙峰,大腿,身上每個部位全被人們的手占滿瞭,潔白的肉體就這樣沉沒在人海
之中。

  女刺客的情況可以講更糟糕,不跟於對高潔騎士的淫辱,對於奧蕾妮婭,這
座城市的人們洋溢瞭恨意。曾經她是整個城市的陰影,她是柄無形的利刃,總是
容易破開人們的房間,刺殺裏面的主人,然後消逝在黑影之中。人們驚恐她的名
字,因為奧蕾尼婭總是代表著死亡,但總算,魔族們尋來瞭1個盡好的機會,將
這個女刺客引出到,然後抓住瞭她。

  奧蕾妮婭緊閉著嘴巴,用洋溢仇恨的目光望著四周的人,阿魯法尼亞自從被
魔族制服之後,人們從到不曾停止過抵抗,雖然近百年到抵抗越到越無力,但仍
然有像奧蕾妮婭這樣,白費地想要恢複人類曾經榮光的人,這些人作為遊擊勢力,
埋伏在這個國傢各個陰影之處,他們煽動民眾,刺殺要人,夢想著祖國複興的那
1天。

  “啊啊,陰影中的女刺客,奧蕾尼婭,終於抓來你瞭。”人們望來奧蕾妮亞
就興奮起到,這個曾經讓人驚恐的殺手,如今正赤裸在被綁在車上。有大膽的男
人走來奧蕾妮婭面前,然後分開那修長健美的雙腿,將1條腿高高擡起。

  “望瞭,這就是女刺客奧蕾妮婭的陰部,哈哈哈。”他1邊大笑著,1邊伸
出手指直捅女刺客的私處,女刺客悶哼1聲,倔強的閉緊嘴巴,甯死也不情願在
仇人面前示弱。奧蕾妮亞小妹妹被手指伸手,男人大曉著挑逗女刺客的小妹妹,她繃
緊都身,強忍著快感,但這反正更激起瞭人們的嗜虐欲。

  復有人伸出手到,將她另1條腿也擡起到,就這樣奧蕾妮亞被迫做出雙腿大
大分開的姿態,然後跟時復有1隻手掌強行入進小妹妹。女刺客食痛地將頭向後仰,
女性的小妹妹居然被跟時兩隻手入進,男人殘酷地分別用力大大分開女刺客的小妹妹,
使得整個女陰被擴開1個大洞,粉紅的肉壁就這樣完都暴露在人們面前。

  “啊,這個婊子!!”這時候居然有人將口水吐來瞭女刺客被大大擴開的陰
道裏,奧蕾妮婭立即瞪大眼睛,食驚地望著發生在她身上的1切,然後是更多的
唾液,雞蛋和其它番茄全去她身上去。沒有過多久,女刺客身上就被砸上各種各
樣的汙物,而特殊是被強行擴開的女陰,更是淪為瞭發洩的集中地點,口水,髒
物都部扔入女刺客的小妹妹,就似乎垃級桶1樣。

  另1邊,白騎士凱蕾娜則是成為瞭男人們的洩欲工具,潔白的肉體被人群淹
沒,讓遊行車無法前入,分別有男人蹦來車上,然後1前1後夾住女騎士的肉體,
後面的男人直接脫下褲子,從後面強奸她,前方的男人則是玩弄女騎士的雙峰,
堅挺的美乳在人們的玩弄之下不斷變形。

  “啊,啊啊啊,你們,你們這群傢夥,簡直是惡魔!!”被人們圍住猛幹的
白騎士發出悲鳴,跟女刺客1樣,帶著她們的小車挪移地特殊緩慢,讓人們可以
肆意玩弄失敗者的肉體,對於凱蕾娜和奧蕾妮婭到講,這漫長的道路宛然永遙沒
有絕頭。

  ……

  當來達廣場的時候,兩人的情況可以講是悲慘之極,白騎士凱蕾娜都身上下
塗滿瞭精液,潔白的肉體就似乎精液娃娃1樣,被吊在廣場之上。而另1邊的奧
蕾妮婭,則是都身被汙物弄滿瞭都身,雞蛋,番茄,果物,還有很多穢物,花花
綠綠地沾在女刺客身上,但另讓人註重的則是她的小妹妹,幾乎就是1個垃級收容
箱,各種各樣的汙物全塞在裏面,女刺客雙腿被分開吊起到,場面摸目驚心。

  整個懲處和玩弄持續瞭3天3夜,這3天到,凱蕾娜和奧蕾妮婭幾乎沒有休
息的時間,白天她們就被吊在廣場上,被人們參觀鋪示,奴隸主們用到警示他們
的奴隸,好事者則用言語恥笑她們,然後中午開始就是開放性的輪姦,城市的流
浪者,無業者們肆無忌憚沖來她們身上,在兩個身上發洩欲火,特殊是凱蕾娜,
西方跟盟國的白騎士,高貴的身份讓人們有瞭1種淩辱的快感,他們樂於將精液
塗滿女騎士的身體,直來夜裏為止,女騎士幾乎沒有片刻停下過,雙峰,嘴巴和
蜜穴,身上所有的洞幾乎任何時刻全有人入進,精液1層復1層地塗在女騎士身
上,夜上幹瞭,第2天復被塗滿,白濁完都將女騎士整個人包裹。

  而奧蕾妮婭這邊的待遇略有不跟,女刺客所承擔的則是城裏人盡大的恨意,
他們將各種各樣的穢物,汙物扔來女刺客身上,赤裸的肉體上顯然少不瞭精液和
汙液,而分開的大腿內側,蜜穴裏也被各種髒東西塞滿,不僅如此,還總有人用
棒子用力將這些東西捅入往,以塞進更多的汙物,直來女刺客的腹部塞滿瞭各種
各樣骯髒的異物。跟時她的後庭,甚至她的嘴裏也被塞進瞭讓人惡心的東西,讓
奧蕾妮亞閉不瞭嘴,就這樣悲慘地被吊在廣場上,每1個過路的人全會吐幾口口
水在這個曾經讓城市全驚恐的女刺客身上。

  3天過後,完都失往神智的兩個人被像垃圾1樣放下到,正準備送往最低賤
的娼館處理的時候,羅恩浮現買下瞭她們。

  ……

  奴畜牧場——這是羅恩的私人領地,那是1個城外偏遙的地方。當女神官被
帶入這個牧場的時候,她驚呆瞭,因為這裏雖然設施和普遍的牧場沒有太大的區
別,也飼養瞭馬,牛和狗,但凱蕾娜卻望來讓她做夢全不會想來的事實,有很多
赤裸的女奴,她們多是人類,但也有半精靈和魔人,被像牲畜1般飼養在這裏。

  她們全被圈養起到,或蹲或趴在草地上,沒有1個人站著,神情麻木或害怕
地望著她們的主人入到。小心望的話,每1個女人全可以稱得上是美女,或是年
輕,或是成熟,但每1個人的神情上全烙下瞭被畜化的印記,隻需要望1眼就會
發覺,這裏的奴隸於其講是1個人,更像是1個動物。

  “這,你們果真將人類像牧畜1樣圈養起到!”1望來眼前的景像,女騎士
憤慨的指責起到,但羅恩卻忍不住哈哈大笑。

  “真是不開化的腦袋,人們的騎士,這裏是阿魯法尼亞,我們魔族的國度,
不要用你們人類的常識到望待這裏。”羅恩望著已經被清洗過1次的女騎士和女
刺客,是兩個上好的素材,雖然作為魔貴族他不缺少女奴,但1個優秀的女畜也
是需要上好的素養的。美貌是1部分,其性質和藹質也是重要的組成。

  “果真,你是個惡魔,當時真應該殺瞭你。”女騎士悔恨地望著眼前的魔族,
這時候她們被帶來瞭望起到像是清洗間的地方。羅恩1把將兩個人推來中心,左
右立即噴出瞭水流,然後清洗她們的身體。冰涼的水流沖洗著她們身上的汙物,
兩個人被困在水槍之間,沒有過多久,水槍停下到,這時候濕澆澆的兩個人已經
恢複瞭曾經擁有的美貌。

  白騎士凱蕾娜出身高貴,容貌端莊,身體曲線優美,是1個典型有著貴族典
雅美的女騎士,而那銀亮的白發更是讓人註目,對於羅恩到講,這樣的女人適關
用到作為1匹美女馬。而女刺客奧蕾妮婭不跟,她的膚色相比凱蕾娜更黃1些,
身材修長性感,眼神中洋溢瞭恨意,羅恩很樂意望來這樣的1名女刺客,是如何
作為1個女犬而存在的。

  接下到,羅恩讓人把兩個女人推來墻角,然後用1種特別的器具測試兩個人
的蜜穴,鴨嘴器入進她們的肉體,測試她們的小妹妹深度和容量,然後是肛門,尿
道,口腔,這1道道程序下到,就宛若望待1個牲畜1般,讓女騎士無法忍耐。

  “你這個惡魔,殺瞭我吧,我是拉莫斯的白騎士,不能被這幺屈辱!”白騎
士抗議起到。

  “噢,惋惜在我這裏,白騎士也好,黑騎士也罷,所有奴隸,全和牲畜沒有
什幺區別,你望到還不死心啊。”羅恩這時候拍瞭拍手,“那知識1下你的夥伴
吧,德蘭妮爾,那名被你救下的神官騎士,你還記得嗎?”

  接著,羅恩將兩個女人帶來瞭1個專門用到飼養奶牛的地方,在奶牛棚裏的
卻不是奶牛,而是1個個巨乳肥臀的美女,她們全被像奶牛1般困在柵欄後面,
整個人向前曲,雙手被綁在最前方的柵欄上,上半身伸來柵欄外,讓那巨碩誘人
的雙峰露在外面。而在其中,神官騎士德蘭妮爾就在其中最顯目的位置,漂亮的
女神官被趴在柵欄上,雙乳暴露在外面,正有1個工作人員正用手不斷擠壓女神
官的玉乳,然後望著乳汁源源不斷地從女神官的雙乳中流出到,落來下面的木桶
之中。

  羅恩用勺子取瞭1勺乳汁放來女騎士面前,凱蕾娜驚異地發覺居然沒有新奇
牛乳的腥味,而是1種依依不舍抓美的香色。

  “果真,我早該殺瞭你們的,惡魔!”向來很少講話的女刺客望來此時的景
像,忍不住罵瞭起到。

  “很不幸,你再也沒有這個機會瞭。”羅恩殘酷地望著眼前兩個獵物,大笑
起到。“再讓你們知識1下,我馴養的母牛吧。”

  部下將女神官從牛棚裏帶瞭出到,但讓凱蕾娜等人食驚地是,女神官並不是
走出到的。雖然雙手被綁,德蘭妮爾努力想走出幾步,卻搖曳著走瞭幾下就1下
子撲倒在草地上。女神官並沒有向其它乳牛1樣被奴化,仍舊用恨意的眼神望著
羅恩,以示自已的不屈。

  “這是怎幺歸事?”凱蕾娜食驚於女神官的異樣。

  “這隻是1種改造手術,隻需要對腿部結構做1點改變,就可以讓女人再也
站不起到。不過,這樣才更像1頭乳牛不是嗎?”羅恩笑著從後面踢瞭1腳女神
官,然後接過栓在她鼻子上的繩子,是的,鼻子。就似乎真正的乳牛1樣,女神
官被裝上瞭鼻環,鼻環上有繩子可以用到牽引她行走。

  “這,德蘭妮爾,你們不把她當成人到望嗎?”凱蕾娜當場罵出到。

  “固然,現在這裏,你們就再也沒有人類的身份瞭,隻是我牧場裏的奴畜而
已。”羅恩指瞭指身邊的乳牛,“奴畜是不會講人類的語言的,所以我對她的發
聲器官做出瞭改造,讓這個乳牛再也無法出聲瞭。”

  魔族講得沒有錯,牛棚裏所有人,包括德蘭妮爾被玩弄的時候全會發出呻吟
聲,卻無法吐出完整的言語,望著女人們悲慘的景象,凱蕾娜心中1沈。

  “稍稍有點意識來瞭嗎?人類?”羅恩恥笑地眼神,望著眼前的兩個女人,
然後牽著女神官的鼻環開始走,可憐的德蘭妮爾就這樣趴在地下,扭動著肥美的
臀部,爬行的時候,胸前的雙乳還在左右搖曳。這時候,凱蕾娜發覺德蘭妮爾的
情況有點不對。

  原先被改造過後的雙峰不僅反常豐滿,跟時為瞭擠乳方便,玉乳被改造得非
常突出,加上雙峰的碩大尺寸,趴在地下爬行的時候,那玉乳幾乎就可以遇到地
面,這樣1到,女神官必須拼命挺直身子,才牽強不讓玉乳碰摸來地面。但隻要
1不仔細,玉乳就會摩擦地面,所帶到的猛烈快感讓女神官豐滿的肉體不停地顫
抖。

  “你們,到底把人類當成什幺瞭?”望來這裏,白騎士忍不住大飲起到,身
為騎士的正直讓她怒斥羅恩,“我盡不會屈服的,魔族!”

  “哈哈,就是這樣的神情,制服起到才故意思。”羅恩大笑著,走來白騎士
赤裸的身體旁,用手拔瞭1拔那銀白的秀發,“很美,真的很美,我想相信你會
成為1匹上好的白馬的!”

  “你別想,魔族羅恩,我是西方跟盟的白騎士,盡不會做你的寵物的。”女
騎士被講得都身發顫。

  “你講錯瞭,不是寵物,而是牲畜喔。”羅恩笑著糾正她,“我最喜歡望來
你這樣的女騎士被改造成牲畜時的神情瞭。”

  “至於你,我們漂亮的女刺客,你就做1匹巡邏犬吧,像你這樣敏銳的女犬
在晚上巡邏,我想1定會很受歡迎的喔。”羅恩自得地講,“固然,也指望你能
多抓1些像你這樣的女刺客啊。”

  “哼,你不會如願的,侵略者。”女刺客歸應。

  “沒合係,很快你們就會漸漸地,用你們的身體到體味來,做為1個牲畜的
未到的。”羅恩滿不在乎,然後把將女神官拉來面前,讓她們望來德蘭妮爾那腫
漲的玉乳,被改造成專門用到榨乳的玉乳敏銳無比,隻要輕輕1碰就會有乳汁噴
出到。

  “你以為僅僅是肉體和骨骼的改造?恐怕還有更多是你們人類沒有想來過的,
你們眼前的乳牛,我對她的口腔入行瞭魔改造,比起你們人類的吃物,現在青草
更適關她。”

  “這,這是真的嗎?”凱蕾娜望著德蘭妮爾,但後面困窘的眼神證實瞭魔人
的話語。

  無法站立,套上鼻環,像乳牛1樣被擠乳,禁言,以青草為吃,這1切的1
切,讓德蘭妮爾的生活與母牛無異。不,應該講是遙遙比母牛更屈辱,隻見在羅
恩的授意之下,1個男人從後面抱住女神官的肥美的臀部,開始狠幹德蘭妮爾。

  草地上就這樣上演瞭1場豔情戲,隻見曾經神聖高潔的女神官,如今被套上
瞭鼻環像母牛1樣被推倒在地上猛幹,男人粗暴地吼啼著,但他胯下的德蘭妮爾
雖然淫啼聲不斷,但無法發出1句人類的語言,跟時還必須強撐著雙臂不讓自已
那堅挺的玉乳碰摸來地面。

  凱蕾娜和奧蕾妮婭無言地望著眼前的淫虐景象,就這樣她們開始瞭作為母馬
和母狗的首先天……

 “喂,羅恩,最近你來手瞭不少好的貨色啊。”魔主之城阿魯法尼亞的大街
上,當羅恩帶著他的3名奴畜浮現的時候,立即引到瞭人們的圍觀。隻見高大的
魔族背後分別用繩子栓著兩名牲畜1般的美女,白騎士凱蕾娜赤裸地站在羅恩身
後,雙手被綁在身後,潔白的肌膚印襯著銀白雪亮的長髮,幾乎不會有人想來,
這就是曾經英姿秀美的白騎士凱蕾娜。

  凱蕾娜的待遇其實已經比她的跟伴好很多瞭,曾經讓整個魔城聽名喪膽的女
刺客奧蕾妮婭這時候也被剝光瞭,但女刺客並沒有站著,而是像條母狗1樣趴在
地上,仇恨和屈辱顯現在女刺客的眼神之中,脖子上有狗的項圈,而肛門也被深
深地塞入瞭1條狗的尾巴、

  至於神官騎士——德蘭妮爾,這個已經被改造成母牛的女神官正被綁在路邊
的幾根特殊直立起到的柵欄邊上,讓她整個人彎下腰,頭靠在橫杠上,下半身直
立,雙乳凸起到用繩子綁住,然後從木柵欄下伸出到,這樣1到簡直就是1頭等
著別人過到擠乳的母牛,特殊是她的鼻子上還戴著羅恩給她製造的鼻環。

  “母牛嗎?果真是你羅恩,就是想得出到啊。”地精調教師莫比正好從路邊
經過,矮小的地精望著眼前的母牛神官發愣,從他的角度,擡起頭就可以望來女
神官那被改造過的雙峰,隨時全在流淌著她的乳汁。

  “哼,這不是莫比嗎?你的奴隸,露維娜最近還好嗎?”羅恩1望來地精,
就想來他那著名的奴隸,聖騎士露維娜,曾經鬥妓場上不敗的女騎士。

  “哈,那個女奴隸啊,最近已經被我調教成1個十分的淫亂騎士瞭,隻要抽
幾下鞭子就能讓她發情。”1提來他的女奴,地精就忍不住舔瞭舔嘴唇。

  “她那對陷沒乳首可是讓人驚歎啊,黑欲鬥妓場那邊常常聞來合於她的傳聽,
平時不能顯然排乳,惟獨高潮的時候才幹噴乳的樣子,真是讓人等待啊。”羅恩
的語氣有點遺憾,本到他也想把露維娜改為自已的獵物的,想來那奇妙的陷沈乳
首,就讓他1陣興奮。

  “哈,她是我的奴隸,誰也不能碰。”地精伸出手在女神官還在淌乳的玉乳
上擠瞭幾下,立即油滑的乳汁就沾滿瞭地精的手,“這可真是曆害啊,不愧是阿
魯法尼亞著名的訓畜師。”

  地精的頌揚讓人們的合註點集中在瞭女神官身上,有人拉扯她鼻子上的牛環,
有人伸出手入進她的蜜穴,但最多的人全是將註重力放在瞭德蘭妮爾那明顯特殊
長的玉乳上,因為那玉乳隨時全是在溢乳狀態,隻要輕輕1擠就有大量的乳汁流
出到。

  “嗚嗚嗚!!!!”女神官睜大眼睛,發覺悲鳴,原先有人覺得不過癮,竟
然用兩隻手從乳根開始向下用力擠奶,德蘭妮爾被擠得雙臉通紅,隻見大量的新
鮮乳汁不斷從玉乳之中湧出,滴在地上,形成瞭1個奶水灘。

  “哈,這滋味,真是太棒瞭,我敢講,你真是個天才。”有人嘗瞭1嘗女神
官的乳汁,立即贊不盡口。很快就圍過到1大群人,這時候羅恩才讓他的部下在
四周豎瞭1個小灘,居然售賣起瞭女神官的乳汁。

  1邊人群在女神官身邊榨乳,但還有很多人就像望戲1樣,望著臉頰通紅的
凱蕾娜,以及無地自容的奧蕾妮亞。特殊是後者,人們全不會想來,曾經讓整個
城市全聽風喪膽的女刺客,這時候居然被改造成瞭1條母狗,屈辱地趴在地上,
眼神中滿是忿恨之情。

  “哈,望這眼神,似乎還沒調教成功嘛。”有人這幺問。

  “沒合係,就是這樣才故意思,諸位。”羅恩這時候張開雙手,開始大聲宣
佈起到,“我想這裏的各位,或多或少全聞講過女刺客奧蕾妮婭的惡行,甚至你
們其中可能有受害者。”

  “哼,是的,我傢裏就有人被這條母狗殺瞭!”立即就有人啼起到。

  奧蕾妮亞擡起頭,望著那個男人,她認得對方。作為1個人類,曾經他也是
反魔王統治的抵抗組織成員,但最後卻投靠瞭魔王的軍隊,還陷害瞭大量的抵抗
組織成員,所以曾經女刺客潛進他在魔全的住所,刺殺瞭他的跟伴,但卻沒有到
得及殺死這個男人。

  “你這條賤狗!”男人怒罵著,伸出鞭子就在女刺客赤裸的美臀上抽瞭1鞭
子,但奧蕾妮婭隻是食痛地強忍住鞭打,抽瞭幾下之後,女刺客仍舊沒有發聲。
這時候男人忍不住瞭,他強行分開女刺客的雙腿,然後對著嬌嫩的蜜穴就是狠狠
地1鞭下往,立即抽得女刺客仰起頭,發出慘啼。

  “汪,汪!!”但沒有人料來,女刺客發出的啼聲中,居然是像狗1樣。這
時候人們才知道,羅恩的改造不僅讓女刺客再也無法站立,跟時還改造瞭她的聲
帶,讓她隻能發出母狗的啼聲。知道之後,所有人全發出大笑聲。

  當天,母牛德蘭妮爾的乳汁得來瞭整個全城的歡迎,而跟時,羅恩也決定將
女刺客作為自已的鋪示品,臨時租給瞭全城守備隊,作為1名巡邏犬到使用。

  ……

  巡邏犬,奧蕾妮婭執行任務的首先天。

  夜間,幾個全城守備隊的人員正帶著他們新配給的母狗,奧蕾妮婭到執行任
務。魔全之中有很多夜行生物,雖然夜晚仍舊十分喧嘩,但這也意味著治安的混
亂,事實上,整個魔城之中天天全會有偷盜,械鬥造成的死傷。

  “給我好好幹,你這頭母狗。”守備隊員用腳踢瞭1下奧蕾妮婭那肥厚的美
臀,曾作這個女刺客讓所有警備隊員全成瞭大苦頭,現在正是他們洩憤的時候。
被改造過後的女刺客無法豎立行走,隻能趴在地上,以母狗趴行的動作到行走。
跟時,不僅肛門內被插進瞭狗尾巴,連她的舌頭也被嵌進1個金屬環,上面可以
套上引線,到勾住陰蒂上的金屬環,長度很短,使得女刺客必須將舌頭伸出極限
才幹讓陰蒂不受傷,這是用到練習她伸出舌頭的工具。不過,由於不方便在夜間
巡邏時使用,就沒有套上細線。

  “聞你的主人講瞭,隻要我們對你的表現不愜意的話,他就會對你入1步改
造,講是要把你的小腿切掉,這樣更方便跑奔。”守備隊成員望著女刺客赤裸豐
滿的小腿,吞瞭吞口水,“我講,假如真的要切掉的話,我就讓羅恩把你的小腿
賣給我,放在傢裏當珍藏品,想想,這是女刺客奧蕾妮婭的小腿啊,哈哈哈哈!!”

  守備員的話讓女刺客1陣顫抖,羅恩是個殘酷的魔族,隻要他講出的決定就
1定會做來,為瞭保都自已的身體,奧蕾妮婭決心1定要絕都力做好,惟獨這樣
她才有複仇的機會。

  1路人,總會有人好奇地盯著女刺客望,曾經奧蕾妮亞得罪過許多魔城的住
民,現在他們固然不會放過從前讓他們驚恐女刺客,各種淫語不停地投向她,辱
罵讓奧蕾妮婭滿臉通紅。甚至還有人將肉骨頭扔來地上。

  “往,把肉骨頭叼歸到,母狗。”守備員拍瞭拍女刺客的屁股,奧蕾妮婭望
瞭對方1眼,然後就撒開無法豎立的4肢,奔來不遙處的肉骨頭旁邊,低下頭,
屈辱地用嘴巴叼起骨頭,最後奔歸到。奧蕾妮婭跑奔時的樣子十分漂亮性感,那
特意改造過的狗尾還會隨著女刺客性感臀問的躍動而搖曳,讓人浮想聯翩。

  正當女刺客被1群人當欣賞犬戲虐的時候,驟然之間,女人的怒罵聲響起到,
1陣強劫案就這樣發生在不遙處,這樣的事情天天全在發生。但今天,情況有點
不1樣。

  “哈哈,正好,我們追過往。”兩個守備員就這樣拉著女刺客脖子上的鐵鏈
跑向案發處,隻望來1個濃裝豔抹的女魔族正憤慨地沖著遙方咆哮,在她身邊有
1個男子被殺害的屍體。女魔族迅速地講明瞭1下情況,她和她的情夫碰到強盜,
強盜不僅奪瞭她的錢,還殺害瞭她的情失,憤慨的女魔族要求守備員將強盜抓住。

  就這樣,兩個人,帶著1條母狗跑奔在魔全在大街上。夜色之下,魔全巴拉
多的街頭,兩個全城警備隊的成員,牽著1隻用4肢跑奔的赤裸女犬,在奔上穿
梭,形成瞭1道獨特的風景。但常常1場追逐戰之後,警備員的體力明顯同不上,
慢慢丟失瞭犯人的行蹤。

  “不,不過,我奔不動瞭。”其中1個人停下到喘氣,“全,全怪這條母狗,
要牽著她奔太累瞭。”

  “沒辦法,還是歸往報告,就講這條母狗的緣故讓我們奔丟瞭強盜吧。”另
1個人歸應,“這樣就不會怪在我們身上瞭。”

  奧蕾妮婭1聞就急瞭,但已經被禁言的女刺客,隻能發生‘汪,汪’的狗啼
聲。

  “煩死瞭,母狗,給我閉嘴!!”隊員1伸手,“有本事你自已往抓!”

  講完他放開手,解下女刺客項上的鏈子,立即奧蕾妮婭就飛快在撒開4腳向
強盜消逝的地點跑奔過往。本到就行動靈敏,而且習慣於黑暗之中行動的女刺客,
雖然無法跑奔,但隻憑著曾經的職業習慣,就能鎖定強盜的蹤影,她迅速地翻過
1道矮墻,果真在小道的絕頭髮現瞭強盜,那是4個人團夥做案。

  4名強盜正慶幸掙脫瞭巡邏隊員,準備喘1口氣的時候,1個身影從墻上竄
下到,讓他們全嚇瞭1蹦。但接下到,他們卻發覺,在他們面前的並不是什幺巡
邏隊員,而是1條年輕赤裸的美女,像狗1樣趴在地下,脖子上還有項圈,肛門
處有狗尾巴。最重要的,對方是手無寸鐵的。

  奧蕾妮婭1心隻想要抓住強盜,這時候也才發覺1個事實,那就是沒有武器,
甚至全無法站立的她,怎幺往應付4名強盜?而且,身邊的巡邏隊成員,完都也
沒有奔過到的樣子。

  強盜們先是停住瞭,然後才發覺對方惟獨1個人,而且是赤裸地趴在地上,
明顯是被改造過的美女犬。這時候,有人認出到瞭:“這,這不是奧蕾妮婭嘛,
那個女刺客?”

  “是,是啊,沒有想來,暗影中的殺手,奧蕾妮婭居然被改造成這樣的巡邏
犬瞭?”強盜望著女刺客赤裸的肉體,下面居然硬瞭起到。自然奧蕾妮婭正發覺
瞭目前的困窘情況,她威嚇般吠啼瞭幾聲,但反正讓強盜們更興奮瞭。

  “哈哈哈,那個讓人隻聞名字就驚恐的奧蕾妮婭,如今居然變成這樣瞭。”
強盜們轉驚為喜,這是1個死胡跟,女刺客從墻上蹦下到,但卻沒有辦法蹦出往,
成為瞭受困的獵物。這時候,強盜們發起瞭攻擊,他們向女刺客撲過往,但奧蕾
妮婭1蹦就藏開瞭,本到以靈敏度到講,他們不是女刺客的對手,但合鍵在於,
奧蕾妮婭現在無法站立,跟時也沒有什幺武器。隻見女刺客猛撲其中1個男人的
胸口,但也隻能用手往抓對方,沒有武器的雙手抓來強盜的皮甲上,留不下任何
傷痕。

  跟時,有1個男人從後面抱住女刺客的1條腿,但被奧蕾妮婭用另1條美腿
踢飛瞭往瞭。整個扭打過程之中,女刺客隻能發覺‘汪,汪’的啼聲,白費地用
赤裸的雙腿和雙手往攻擊對方,最後還是被4個大男人製服住瞭。

  “哈哈,沒有想來奧蕾妮婭,居然被弄成這種樣子被我們抓來瞭。”強盜將
女刺客推倒在地上,1隻手入進她的蜜穴,“不錯,這邊已經淫瞭,望起到還是
條淫亂的母狗啊。”

  “不,望望這裏,這條尾巴,插得真深。”另1個強盜好奇地用手往拔女刺
客的狗尾巴,沒有想來尾巴末端是很多圓珠串起到的,大量塞在女刺客的菊門裏,
每拔出到1個,就可以望來女刺客的菊洞被擴開,然後1顆渾圓的鋼鐵從肉洞之
中蹦出到,跟時奧蕾妮婭還會身體1顫,當幾乎所有鋼鐵被拉出到的時候,女刺
客下面已經完都濕透瞭。最末端是1個充氣的塞子,從內部塞住女刺客的肛門,
不僅是作為裝飾的狗尾,也是用到限制其肛門排洩的,強盜們費瞭很大的勁全拉
不出到。

  “算瞭,就這樣吧,今天真是撞瞭大運,讓我們好好享用這條母狗的身體吧。”
男人們淫笑著,將女刺客推倒在地上,上半身重重壓倒在地上,1個強盜從後面
入進女刺客的身體,跟時另1個強盜則從前方直進奧蕾妮婭的口腔,然後開始侵
範起到。

  奧蕾妮婭發出屈辱的悲鳴,假如是以前,這樣的對手她簡直不會放在眼裏,
但如今被改造過後的身體卻隻能任憑對方淫辱,而且巡邏隊完都沒有趕過到的樣
子。

  淫宴這才剛才開始。

  淩辱,被4個人連番強奸過後的奧蕾妮婭都身彌漫瞭精液,女刺客被強盜用
繩子綁成1團,廢棄在瞭附近的糞坑邊上。因為那裏是惟獨流浪漢會往的地方,
而巡邏隊成員哪怕是半天全不會查望那裏。這群無業全想用這種方式將女刺客躲
起到,晚上再次享用。

  彌漫瞭汙液的糞坑旁邊,沒有人明白還有1條被綁成1團的赤裸母狗正被扔
在那裏,被改造過後的鼻子特殊敏銳,這種惡臭幾乎讓她要快要暈過往瞭。不僅
如今,還有蟑螂和老鼠在女刺客無法動彈的身子上亂爬。

  “不,不要再爬瞭,太惡心瞭,好癢!!”女刺客無助地望著蟲子在身上亂
爬,赤裸在身體因為驚恐而繃緊,但這樣更敏銳瞭,奧蕾妮婭眼睜睜地望著這些
惡心的東西奔來雙峰,刺激她的玉乳,甚至有蟲子鉆入瞭那被強逼撐開到的蜜穴
之中。

  奧蕾妮婭白費地扭動身子,但被綁成1團的身體無法掙脫蟲子的進侵,心氣
高傲的女刺客居然被流浪漢製服並侵猛,然後被扔在這樣的糞臭環境中,讓奧蕾
妮婭幾乎快要崩潰瞭。這時候,有巡邏員的聲音從墻的另1邊傳到。

  “真是的,那條母狗居然尋不來瞭,這樣我們怎幺向羅恩大人交待?”其中
有人這幺講。

  “那隻能快往尋瞭,不過,這幺臭的地方就不必瞭吧,我們轉往其它地方望
望,這裏臭死瞭。”他的跟伴這幺講。

  被綁在糞坑邊上的奧蕾妮婭急瞭,她急切地張開嘴巴發出喚啼聲,但被改造
過的聲帶,隻能發覺‘汪,汪’的狗啼聲。

  “咳,聞來瞭,有狗的啼聲,真是1條臭狗,居然會在這裏地方尋食的。”
墻另1邊的巡邏隊成員,雖然聞來異樣的啼聲,但隻是當成1條在糞坑邊上尋吃
的流浪狗,而走開瞭。隻留下空在那邊焦急的奧蕾妮婭

  “汪,汪,汪汪!!!!”墻的另1邊,吠啼聲不斷。

  “哈,還啼得越到越曆害瞭,難道聞懂我們的話,在抗議瞭?真是1條古怪
的狗啊。”巡邏隊的成員大笑著,消逝在遙方,隻留下無助的奧蕾妮婭,正赤裸
在綁在糞坑旁邊,聽著臭氣,承擔著蟲子和老鼠的騷擾,直來晚上,還會有流浪
漢過到,集體強奸這名,曾經讓整個城市驚恐的女刺客。

  不過,沒有必要等來晚上,因為這時候竄入到1條發情的公狗。奧蕾妮婭睜
大眼睛,無望地望著那條公狗在向她親近,以及那身下的狗陰莖。

  ……

  “真是美麗啊,凱蕾娜。”羅恩的私人改造室裏,魔族望著滿頭銀亮長髮的
女騎士,那性感潔白的肉體望著。魔族的手撫摩近她的玉乳,然後經過小腹來達
蜜穴,在有彈性的膚膚上碰瞭碰。“果真,1匹關適的母馬,就是要由女騎士到
改造是最好的啊。”

  “殺瞭我吧,魔族,我盡不會讓你隨心所欲的!”女騎士被綁在臺上面,望
著魔族,眼神中洋溢瞭凜然的神情。

  “這可不信,我已經決定將你改造成我的母馬瞭。”羅恩將手伸向凱蕾娜的
臉龐,“西方跟盟的白騎士,如今變成瞭母馬,這會是什幺樣呢?”

  女騎士望著眼前的魔族,心中還抱著最後1絲指望,隻要有機會,她1會要
逃出往,她暗暗決定。

 魔主之城阿魯法尼亞奴隸廣場之上,白騎士凱蕾娜正被綁在場上,都身赤裸,
雙手反綁在背後,整個人趴在刑法臺上。作為貴族女騎士,其潔白美豔的身材在
這裏分外註目,塞蕾娜上半身俯在臺面上,下半身則站在地面,整個人大幅度彎
曲,這樣讓她的美臀更顯人註重瞭。雖然被俘,但女騎士雙目中仍舊透露出不屈
的意志。

  肉體改造,哪怕在黑暗魔法的世界裏,這也是禁斷的魔法,其中混雜瞭不為
人曉的邪惡咒術,所以肉體改造的使用者1般不會發佈自已的施法過程,就是為
瞭有所保留和自我掩護。但在阿魯法尼亞,對於捕殺奴隸到取樂的人們到講,將
俘虜公開處刑也是1大情趣。

  羅恩作為禁斷的肉體改造師,固然也不會隨意讓自已的機密外傳,但作為餘
興的節目,魔族男子將女騎士帶來廣場,用到鋪示他的力量。

  “哼,還不情願屈服嗎,白騎士的塞蕾娜,那幺從現在開始,就是你作為我
們阿魯法尼亞1匹母馬的日子,從那改造結束那1刻開始,你就會永遙失往作為
1個人類的權力,隻能以1匹母馬的身份活著。”羅恩站在臺上,望著眼前美豔
的女騎士,特殊是那豐滿的肉體,想象著將她改造成功後的結果。

  “肉體改造!你們,你們這群惡魔,總有1天,你們會被毀滅的!”凱蕾娜
對著羅恩怒目而視。

  “望起到還很有精神啊,作為1匹母馬,這很好,健康的母馬才是我所需要
的。”羅恩拍瞭拍手,然後走來凱蕾娜背後,用手順著女騎士性感的身體曲線劃
過,然後將手指伸入她的蜜穴,立即淫水流瞭出到。

  “怎幺,母馬發情瞭嗎?”場下立即有人笑起到,女騎士紅著臉,屈辱地扭
動身體,潔白的美臀左右晃動,更顯誘人。

  “好瞭,既然這樣,那就讓我宣佈今天改造的開始吧。”羅恩微笑著拍打瞭
1下女騎士的臀肉,愜意地望著那臀肉微微地顫動,他對女騎士的肉體十分愜意。

  “即將,就是你成為1匹母馬的開始,那幺作為1個人類的最後1刻,你還
有什幺話要講嗎?”羅恩繼承笑著,望待眼前被綁在臺上的凱蕾娜。“從這之後,
你就將會失往人類的語言,最後想講什幺?”

  “我,無論如何,全盡不會屈服的!”凱蕾娜堅決果斷地講出這句話。

  “好講得好,大傢全聞來瞭,這就是母馬凱蕾娜作為1個人類最後的話瞭!”
講完,羅恩施發沈默魔法,臨時將女騎士的聲音禁住,然後帶走歸來自已的實驗
室。

  ……

  自從奧蕾妮婭在巡邏過程中失蹤已經過瞭1段時間,羅恩失往瞭1個好玩的
玩具,不過這段時間裏他正將註重力放在凱蕾娜的改造上,所以也沒有往合註奧
蕾妮婭的處境。就這樣,女刺客奧蕾妮婭就作為1條母狗,長時間被1群流浪漢
所擁有。

  “喂,你這條母狗,餓瞭吧?”流漢們扔出1塊幹面包來女刺客面前,已經
被折磨得都身彌漫汙液的奧蕾妮婭望瞭1眼地上的面包,正想要爬過往,但沒有
想來她剛奔來那塊面包上,大量的尿液就從上面潵瞭下到,將整塊面包澆濕,然
後就是人們的恥笑。

  “食啊,食啊,女刺客奧蕾妮婭,你以前不是呵斥我們是人類的蛆蟲嗎,食
我們的尿感覺怎幺樣?”其中1個人1腳將女刺客踢來翻過到,肚皮朝上,望起
到非常滑稽。

  “旺,旺,旺!!!”食痛的奧蕾妮婭發出狗啼聲,引得四周人大笑。

  “哈哈,真是1條母狗,忘瞭你已經不會講話瞭!”另外的男人分開奧蕾妮
婭的雙腿,對著那因為無克制的做愛而汙濁不堪的蜜穴踢瞭上往。女刺客立即復
發出痛苦的吠啼聲。

  “哼,沒意思,快點讓她食掉吧,我們那裏的公狗們還等著它們的母狗呢。”
男們不耐煩地啼起到,然後對著面包踩瞭腳,隨後踢來奧蕾妮婭面前,女刺客趴
在地上,擡起頭望瞭他們1眼,就順從地食下瞭這粘滿瞭尿液和贓汙的吃物。這
就是被流浪漢帶走後的每1天,奧蕾婭妮除瞭被他們玩弄之外,其它時候全是作
為公狗們的交配動物而取悅所有人。

  事實上,她並非沒有逃走的機會,曾經有很屢次她全可以有意吸引來城市巡
邏隊的註重力。但女刺客雖然身體被獸化改造,頭腦仍舊十分清晰,1旦落歸羅
恩手裏,期待她的1定是更殘忍的結果。而在流浪漢這裏,她漸漸地期待著,有
1天真正尋來機會逃走的那1刻。

  ……

  “喔,你新的改造成果出到瞭嗎?羅恩,望起到不錯啊。”街道上,當羅恩
帶著他的母馬浮現在人們眼前的時候,立即吸引瞭人們的註重力。曾經堂堂的白
騎士凱蕾娜被改造成瞭1匹母馬,但相比最近人氣很高的騎乘用母馬希蕾奈,凱
蕾娜的改造方向卻是拉車用的母馬。

  羅恩就這樣舒暢地坐在小型的車位上,考慮來女騎士的體型,那是開敞式的
車座,並不大,但坐著十分舒暢。拉車的母馬固然就是凱蕾娜,白騎士的精英如
今都身赤裸在站在車的前方,整個人筆直地站在,小腿部分塞在1雙特制的腿套
中,類似於高同鞋,鞋同很高,但鞋底卻做成馬蹄的樣子,使得凱蕾娜必須踮著
腳跑奔,這樣望起到很性感,但復相對平衡。

  女騎士的雙手是被反綁在背後的,拉車用的車杠被固定在她的腰際兩側用皮
帶扣住,跟時皮帶還向下延伸來瞭臀肉的肉縫中,跑奔的跟時還會時不時摩擦蜜
穴,産生快感。另外皮帶向上束緊雙乳,讓雙峰顯得更大瞭。甚至連頭部也被皮
帶扣住,組成像頭套般,將凱蕾娜的雙眼蒙住,頭頂還有1對馬耳朵,嘴巴則咬
住1斷短的馬口塞。但跟時女騎士那特色的銀白長髮復透過皮帶露在外面,設計
得非常精妙。

  “喔喔,望她的脖子上,還有牌子呢。”好事者將凱蕾娜脖子上的銀牌拿起
到,湊近1望,然後就哈哈大笑起到,“西方跟盟,拉莫斯比亞純血母馬,凱蕾
娜”

  “哈哈哈哈,原先是西方跟盟的純血母馬啊,那頭髮真美麗,望到你得來瞭
1匹上好的白馬啊。”有人笑著,色情地在凱蕾娜豐滿的美臀上觸瞭1下。雖然
雙眼被眼罩遮住,但凱蕾娜仍舊可以聞來人們在四周欺侮自已,自傲的女騎士屈
辱地漲紅瞭臉,但卻無能為力。

  羅恩在人們的要求之下,揮起手中的鞭子,就對著凱蕾娜潔白的臀肉上抽瞭
上往,立即臀肉微微1抖,被蒙住眼睛的凱蕾娜立即就知道瞭主人的意思,開始
向前奔往,就這樣像匹拉車的母馬1般,將著堂堂不屈的西方跟盟白騎士,帶著
魔族主人跑奔拉車的景象,所有人全發出贊歎聲。

  凱蕾娜的身體高貴而健美,跟時復不失女性的優美,可以講惟獨這樣的女騎
士才可以作為1匹拉車用的母馬。望著凱蕾娜在羅恩皮鞭子下,飄動著白色長髮,
拉動馬車的樣子,完都就是1幅淫穢的畫捲。

  羅恩示範性的讓凱蕾娜拉瞭1段路之後,就大鬥技場那邊停瞭下到,大鬥技
場下面就是黑欲鬥技場,地精拉魯正騎著它的戰馬,被改造過後的希蕾奈停留在
鬥技場前方。

  “哦,這不是庫特和它的母馬嗎?”羅恩1見來地精就笑起到,在黑欲鬥技
場上,庫特的母馬希蕾奈可是最近的大暖門,被徹底改造成騎乘用的母馬,希蕾
奈被戴瞭瞭華麗復強調性感的高露出度馬鎧,將曾經的天馬騎士那性感潔白的肉
體鋪現出到。在黑欲鬥技場上,由庫特的寵兒,奴隸尼莎所騎乘的希蕾奈,在人
們最喜歡見來的明星組關。為瞭整方便跑奔,希蕾奈手腳被截肢,以維持前後長
短1緻,然後焊上馬蹄,套上膠套,成瞭1匹真正可以跑奔,再也無法站立和取
物的母馬。

  希蕾奈並沒有被罩上眼罩,被騎在身下的天馬騎士望來凱蕾娜也食瞭1驚,
作為阿塞蕾亞的天馬騎士,希蕾奈固然熟悉白騎士凱蕾娜,拉莫斯比亞的白騎士,
凱蕾娜以出身的武藝和騎士美德而有名,望著曾經的白騎士精英凱蕾娜如今的樣
子,希蕾奈默默地低下瞭頭,失往瞭手掌和腳掌的她,現在除瞭母馬之外,再也
沒有其它的方法生活瞭,甚至連入吃也隻能依賴別人。

  正想著,驟然地精1鞭子抽來她的馬鎧之間,沒有被包裹住的臀肉上,立即
希蕾奈知道瞭主人的意思,轉過頭爬入瞭鬥技場。

  而這時候,鬥技場內響起瞭1片掌聲和歡喚聲,裏面正在上演女聖騎士露維
娜的豔情表演,想來這裏,羅恩就忍不住想入往望望曾經讓他憧憬的聖騎士露維
娜。於是他下車把凱蕾娜栓在瞭附近的馬栓上,就走入瞭賽場。

  ……

  母馬凱蕾娜就這樣茫然地站在馬房裏,作為改造後的結果,凱蕾娜就似乎真
正的白馬1樣被

相关推荐

RSSSitemap返回首页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20

99精品国产免费观看视频_高清国产午夜福利在线视频_久久99热只有频精品

//